沙漠北端有一处沙海共存的生态奇观。从空中俯瞰,库布其沙漠水生态治理区的绿色岛屿星罗棋布。水道蜿蜒,水草丰美,候鸟在芦苇荡中筑巢觅食,生气勃勃。

图片 1

沙漠里的杨树,长得怪怪的,特别是在沙窝子里和沙丘背风面生长的杨树,它们不像通常的杨树那样,有粗壮挺拔的主干。它们茂密的枝条直接从沙中长出,让整棵树看起来更像大灌木。

在张吉树团队发明的“微创手术”系列种树法推广下,两人合力即可在10秒左右种好一棵树,成活率达90%。

盛夏时节的阿拉善,贺兰山云杉郁郁葱葱,巴丹吉林沙漠百万亩梭梭林生机盎然,额济纳胡杨林神采奕奕。远山迷茫,平沙漠漠,驼羊徜徉,一首和谐的生命赞歌在广袤的苍天圣地回响。地广人稀的阿拉善,总面积27万平方公里,沙漠、戈壁、荒漠化草原各占三分之一,是全区乃至全国沙漠沙地最多、土地沙化盐碱化最严重地区之一。这样一个生态脆弱的欠发达地区,如何走出一条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的新路?站在新时代新起点,阿拉善盟以新思想新理念引领新发展,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特别是考察内蒙古重要讲话精神和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精神,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培育壮大新兴产业,扩大环境容量和生态空间,高质量擘画阿拉善经济社会发展新蓝图。新思想引领新发展推动高质量发展,全面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是关键。“在2016年初的盟委扩大会议上,我们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特别是考察内蒙古重要讲话精神,确立了阿拉善盟‘十三五’发展思路,在功能定位上,把阿拉善建设成为国家重要的生态功能示范区,推动工业集中、农业收缩、牧业适度、城乡协调、沙产业规模和清洁能源理性发展。”盟委副书记李钢说,阿拉善盟盟委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进一步优化了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增强了阿拉善发展的协调性、可持续性。阿拉善不是粮仓、不是牧场、不是矿山,而是国家重要的生态功能区。这就要求阿拉善必须更加注重生态环境保护,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坚决摒弃依赖矿产资源发展经济的惯性思维,加快转方式调结构步伐,在发展沙产业、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文化旅游等现代服务业上,下大力、做真功,为推动高质量发展培育新动能。将总面积27万平方公里的全盟土地全部划定为生态修复功能区,这就意味着,阿拉善必须严防死守生态红线,筑牢祖国北疆这道重要生态安全屏障。以贺兰山生态治理为例,有上百年开采历史的贺兰山以出产太西煤享誉国际,但粗放的开采使得贺兰山千疮百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阿拉善盟重拳出击、铁腕治理,开展贺兰山地区生态环境隐患集中整治攻坚战,在集中关闭矿山和工厂的同时,同步实施贺兰山矿山、工厂复垦和绿化工作,阿拉善的“母亲山”正在恢复她原有的俏丽容颜。“关停贺兰山工矿企业,对阿拉善最直接的影响是减少了六分之一的财政收入,但我们把绿水青山和发展空间留给了子孙后代。靠着绿色发展的支撑,我们正将其对财政收入的影响弥补回来。”李钢说。在新发展理念的引领下,往日风沙肆虐的阿拉善大地,一道道“绿色长城”正在崛起,一幅幅壮美画卷展现于世人面前——春天繁花烂漫,夏季绿树环绕,秋日五彩斑斓,寒冬淡妆清雅。仰望长空,那一片浩宇穹庐在苍天圣地独有的“阿拉善蓝”衬托下,白云起舞,碧空放歌,令人怦然心动,叫人流连忘返。新产业迸发新动能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立足优势、挖掘潜力、扬长补短,努力改变传统产业多新兴产业少、低端产业多高端产业少、资源型产业多高附加值产业少、劳动密集型产业多资本科技密集型产业少的状况,构建多元发展、多极支撑的现代产业新体系,形成优势突出、结构合理、创新驱动、区域协调、城乡一体的发展新格局。“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构建现代产业新体系的要求,给我们指明了方向,使我们更坚定了信心和决心。”李钢说,阿拉善将产业定位为把阿拉善打造成为国际旅游目的地和国家重要的军民融合空天基地、清洁能源示范基地、沙产业示范基地。随着阿拉善盟生态的持续好转,绿色发展的红利也日益凸显,沙产业、健康产业、文化旅游产业等一批新兴产业集群迅速崛起,成为阿拉善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在推进生态建设中,阿拉善盟积极培育发展以肉苁蓉、锁阳、沙地葡萄、黑果枸杞等为主的特色沙产业,向沙漠要绿色、要效益。在贯彻绿色发展理念,实现生态建设、经济发展、农牧民脱贫致富共赢的实践中,走出了一条符合阿拉善实际的路子。“家里几代人都以放牧为生,一年辛苦只能落个温饱。现在政策好了,种植梭梭政府还给发补贴,梭梭接种肉苁蓉,既改善了草原生态,挡住了风沙,还给咱牧民提供了一个收入稳定、长期致富的好产业。”阿拉善左旗巴彦诺日公苏木苏海图嘎查牧民杨贵兵一家起早贪黑,整天忙乎在自家的7000多亩梭梭林里。如今在阿拉善,越来越多像杨贵兵一样的农牧民正努力把沙漠生态劣势变为资源优势,由治沙转向用沙,向沙漠获取财富。据相关部门统计,目前,阿拉善盟禁牧区70%左右的牧户从事沙产业生产经营活动,沙产业收入占纯收入的三分之一。在一批进驻阿拉善的科研院所和龙头企业的带领下,一条集种植、加工、生产、销售于一体的沙生植物产业链已经形成。在阿拉善右旗骆驼产业科技园区,内蒙古沙漠之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年产6000吨驼乳制品生产车间里,工人来往穿梭,一条条生产线高速运转。“这条驼乳制品生产线对于壮大地方经济实力、促进骆驼种质资源保护及产业开发利用、带动一方百姓就业增收都发挥着重要作用。按年收购1000吨原驼奶保守计算,每年可实现产值5700万元,带动牧民增加驼奶收入2000万元。”公司负责人冉启伟十分看好阿拉善的骆驼产业。阿拉善右旗多年前就开始探索骆驼健康产业。在引导农牧民科学发展骆驼产业的同时,该旗还与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院、内蒙古农业大学等联合组建了全国首家骆驼研究院,开展双峰驼基因重组测序、骆驼特异性重链抗体及其免疫乳的功能研究、婴儿配方驼奶粉乳源基料开发研究等课题,为企业生产提供理论和实验依据。目前,围绕骆驼产品深加工开发的骆驼液态奶、有机精品驼肉、驼血多肽、驼皮阿胶、驼胎盘保健品等一批新产品已经投放市场,骆驼产品附加值得到全面提高。阿拉善盟推进“大旅游”发展也成绩斐然。每年4月到10月,是位于阿拉善左旗乌兰哈达嘎查的通湖草原旅游景区营业期。蓝天白云下,牧民们牵着自家健硕的骆驼和马匹行走在辽阔草原上,等待着天南海北游客的到来;车技娴熟的牧民师傅开着沙漠冲浪车,载着游客在金黄的沙丘间穿梭,把欢声笑语洒满大漠……通湖草原旅游区的开发始于上世纪90年代末,曾是乌兰哈达嘎查及周边较为知名的牧家游胜地,娱乐项目仅限于骑骆驼、骑马等项目。2007年,嘎查引进银川一家旅游公司,完成了游客中心、迎宾广场等10余个重点项目建设,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服务接待体系。之后,景区经济效益逐年攀升,接待规模日趋扩大。“大树底下好乘凉。2012年,嘎查党支部牵头成立了旅游农牧民专业合作社,采取‘党支部+合作社+公司’模式,合作社鼓励农牧民通过在景区经营沙漠冲浪车、骑马等项目获益。”乌兰哈达嘎查党支部书记李雄鹰介绍,从2012年到2017年底,旅游专业合作社参股农牧民由最初的99户增加到全嘎查210户全部参股,参与景区和个人从事旅游经营项目的牧户由30余户上升至135户;分红收入由66万元增加到313万元,嘎查人均收入达到1.5万元。据统计,2017年共有1250万游客来阿拉善旅游,这意味着每一个阿拉善人平均接待外地游客50多人。依托得天独厚的丰富旅游资源,阿拉善盟旅游业实现了从单一旅游产品向复合型、产业链条式发展的转型,苍天圣地的“大旅游”格局已见雏形。一个产业就是一个新的增长点;一批产业就是一个新的增长极。沙漠里长出的新产业,使阿拉善经济发展后劲十足。高质量擘画美好未来阿拉善曾是沙尘暴的代名词,境内戈壁、荒滩、沙漠遍布。如今,戈壁变草原、沙漠变绿洲的景象随处可见。环境就是民生,绿水青山就是幸福指数。围绕城市“双修”,阿拉善在盟府所在地巴彦浩特镇周围修复建成6万亩贺兰草原、6000亩丁香园、6000亩敖包公园、6000亩营盘山公园、6000亩南田湿地公园,将边陲小城巴彦浩特嵌入了绿草如茵、绿树成荫、泉湖喷涌、碧波荡漾的绿水青山之中,这里的人们正在享受着与自然为邻的和谐幸福生活。在这个不足15万人口的城市里,丁香园、贺兰草原、敖包沟生态公园、沙生植物园等城市公园,为整个城市增添了无限生机。据统计,近3年来,阿拉善盟在生态修复和城市修补上投入总资金超过100亿元,这对于一个财政收入只有20多亿元的地区而言,实为难能可贵,也彰显了阿拉善盟建设北方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构筑祖国北疆万里绿色长城的坚定决心。今天的阿拉善,绿色发展已经成为不可动摇的主基调,绿水青山、蓝天白云已经成为阿拉善人矢志不移的环境底色,人民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也在整体环境的不断改善中与日俱增。2017年,阿拉善左旗被授予“自治区生态宜居县城示范旗县”和“国家卫生县城”称号,阿拉善右旗被评为“自治区生态宜居县城先进旗县”和“自治区园林县城”,额济纳旗入选“自治区生态宜居县城达标旗县”。适宜人们工作、生活、居住和旅游的城市风貌,漂亮的景观景点、优美独特的自然风景、浓郁的民族文化特色,让越来越多的游客感受到了巴彦浩特独具一格的魅力。阿拉善盟以独特的自然风光和人文底蕴,正在成为令人羡慕的宜居城市。阿拉善的风、沙、戈壁,磨砺出了阿拉善的奇石险境,也磨砺出了阿拉善人的坚韧不拔与宽广胸襟。24.8万阿拉善人民正在用实践昭示,只有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融化到骨子里、血脉中,真正做到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并切实指导实践活动,阿拉善的发展才能大气磅礴、行稳致远!(记者白喜辉李文明刘宏章王坤)

这种政府引领、企业带动、农牧民群众参与的生态治理、生态产业、生态扶贫模式,正在让库布其沙漠变成绿洲、让绿洲变成财富。

“在新校的建设过程中,我们在全自治区范围招聘名师,现在学校在岗的104名教师中,5人拥有硕士研究生学历,88人拥有本科学历。”校长冯云田说,师资水平直接迈上了一个大台阶。

从锹挖手刨种树,到微创气流法造林、飞播造林、无人机撒种点播;从找到什么苗条就种什么树,到收集种质资源、引种驯化、适地适树;从单打独斗,到政府主导、民营企业牵头、当地群众参与、依靠市场化、产业化拉动防沙治沙的治理模式;从沙中刨食,到建立起比较完备的产业体系;从保家护院,到南围北堵中间切割固定流沙、构筑“山水林田湖草”稳定生态系统的大战略……在库布其我们看到,黄沙变成绿洲带来财富,绿色中国梦正在变成现实,感受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深刻内涵。

“这么多年了,林场的每一条路、每一棵树我都很清楚。”从年富力强的小伙到年近花甲的老人,白土梁林场铜盖护林站的护林员田青云被亲切地誉为“护绿愚公”。他与4000多亩林木相依相伴37年,守护了库布其沙漠与九曲黄河间的绿色屏障。

但高林树不甘心。那时的大漠里,生活实在太苦。好不容易种上的麦子,一阵大风就全给埋了。低矮的土房子,在一夜大风过后,被沙子埋得死死的,连门都打不开,得从窗户口慢慢把沙子扒开,才能爬出去。到了断粮的时候,全家人只能吃野草籽。

东方学校的建设历程充满艰辛。一边是黄河洪涝,一边是沙漠缺水,这里的学校饱受磨难。2008年3月,黄河独贵塔拉镇奎素段发生洪灾,106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淹没。洪水冲垮了独贵塔拉镇中心小学的两栋教学楼,距离不远的独贵塔拉中学校舍成了危房。

库布其沙漠是中国第七大沙漠,也是距北京最近的沙漠,像一条黄色巨龙横卧在鄂尔多斯高原北部。过去,这里风起沙移,大漠不断南侵,严重威胁着“塞外粮仓”河套平原和黄河。如今,这里已有900多万亩沙漠得到治理,2000年前草肥水美、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景,正在慢慢重现,贫困的农牧民也过上了好日子。

从荒漠到绿洲——大漠奇迹的背后有愚公的韧劲,也有创新的勇气。这是库布其人治沙的精神内涵,是永续发展的点睛之笔,也是一个国家追求绿色梦想的动人篇章。

大漠湿地似江南

王黎元,在内蒙古包头师范学院教了33年植物学,退休后来到库布其继续从事他热爱的沙漠植物研究。“白睡莲对环境变化十分敏感,是反映湿地生态环境的指示物种,这极有可能是鄂尔多斯高原上仅存的一个睡莲种群。”王黎元说。

一路上,绿浪连天,让人无法相信,我们已经走进“死亡之海”库布其沙漠。当地人自豪地告诉我们,这些绿,是库布其人一代接着一代种出来的。

变水患为水利。2015年开始,库布其人修建了38公里的引水渠、17公里的围堤,水域蓄水面积达到11平方公里。项目建成后,2016年引水1298万立方米、2017年引水2260万立方米、2018年引水1500万立方米,一片绿洲横空出世。

如今,官井村的林地面积已经增加到19万多亩,树林子包围着村子,庄稼也长得喜人。环境好了,也招得外面人们的青睐。这两年,有两家奶牛养殖企业到官井村落户,投资2亿多元,养殖了几千头奶牛。来自各种进项的钱加在一起,官井村的人均收入已经超过1.2万元。

曾经,随风满地烟尘飞,平沙莽莽黄入天。如今,公路延伸,绿色铺展,大漠深处筑起了一道“绿色长城”。

高二云是老人的大儿子,50多岁,典型的沙漠汉子,皮肤粗糙、脸色黛黑,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那双手,骨骼壮实、骨节粗大,指缝里由于长期劳作,被染成了黑色。

杭锦旗是黄河流域流经最长的旗县,全长249公里,每年有310亿立方米的黄河水从杭锦旗流过。由于气候因素,每年11月下旬至次年3月中下旬的河流封冻期,河段极易因冰坝阻塞而水位过高,出现洪水等自然危害。然而,距离黄河咫尺之遥的库布其沙漠,却在很长时期因缺水而沙尘滚滚、草木凋零。

本来,今天的采访对象是他80多岁高龄的老父亲高林树。可这位老人突然病倒,被送进医院。在沙窝窝里种了几十年树,如今这位老人再也种不动了。不过,看到由他亲手种下的树长成郁郁葱葱的树林子,看到他的孩子们继续在沙漠里种树,延续着他的念想,看到子孙们都因为种树过上了富足的日子,他心里一定很欣慰。

守护湿地湖泊

7月下旬,甘草已长得很茂盛。在杭锦旗独贵拉镇亿利阿木古龙甘草产业示范园,绿色的甘草地铺展开来,伸向天边。看到这种绿色美景,人们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无垠的大沙漠。

张吉树,被称为库布其的“沙漠医生”。2000年8月,毕业于内蒙古林学院沙漠治理专业的他辞去在大兴安岭的林业工作,进入亿利集团库布其生态项目部。

沙产业,特别是“政府+企业+农牧民”模式,带动植绿、带来财富的事儿,在库布其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难以想象,在库布其沙漠竟然长着如此洁白的睡莲。”端详着手中的标本夹,王黎元不住感慨。

亿利集团自主研发的“半野生化甘草平移种植技术”,让甘草躺着长,较原来竖着长,1株植物绿化沙漠的面积从0.1平方米提高到1平方米,沙漠治理面积和效率十倍级增长。而亿利的甘草中蒙药产业规模已达到十几亿元。

“只要在每年3月黄河凌期引水一次,湿地就可以保持一整年较大水面。许多芦苇、红柳无人栽种都成片生长。”望着如海的芦苇荡,刘海全说,“我们必须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沙漠里的湿地湖泊。”

故事3沙产业让黄沙沙生出金蛋蛋

亿利东方学校女子足球队的16位队员正在球场上训练。在雨水中奔跑的刘雅妮充满自信,她接过体育老师吉仁尼格的传球,一脚抽射破门,欢呼声即刻涌来。

在库布其,不仅有企业出资建设的生态移民新村,还有企业出资为贫困户和危房户建造的生态扶贫新村。这种公益事业,不仅亿利集团在做,东达集团、伊泰集团等许多企业都在做。

“旧校舍被冲毁的那年,我在中心小学读四年级,现在已经快大三了。”白洁说,当时搬进新校时,看到平房变成楼房,煤渣跑道变成塑胶操场,心里一下子明亮起来,“现在我在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的艺术设计系学习。”说起未来,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希望。

故事4农牧民住上大砖房当上小老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